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非典型网游文 > 正文 第八十章 猴子回来了
    并不能完全理解看绿浅深的行为的肇裕薪,决定用自己的理解来处理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肇裕薪一本正经地问看绿浅深道:“加工会的事情,你能做主?”

    看绿浅深也一本正经地回答道:“我能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算数?”肇裕薪又问。

    “算数。”看绿浅深接着回答。

    肇裕薪思索了一下,说道:“刚才那只猴子,还没有回来么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绿浅深一下子就领会到,肇裕薪说的猴子,就是采绿洲边。

    随即,看绿浅深又捕捉到了一丝莫名其妙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种不适感,并不是太明显,看绿浅深便主动忽略了它。

    或许,这仅仅就是对于同伴被称呼为猴子,而生出的本能排斥吧。看绿浅深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看绿浅深主动开口说道:“不必去管他,你先接受切磋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肇裕薪并没有说话,而是以一种看智障的表情,在蔑视着看绿浅深。

    尽管,肇裕薪并没有可能开启摄像头,捕捉自己的面部表情。但是,看绿浅深还是在翻尘这个角色身上,捕捉到了十分浓重的轻视意味。

    看绿浅深一字一顿地对肇裕薪说道:“你看不起我么?”

    肇裕薪无声的笑了笑,说道:“不不不,我并非是针对你,我只是想要告诉你,只要是遇到像你这样的,我都会觉得他是逗B。你觉得,我有必要尊重一个正在犯病的逗B么?”

    看绿浅深本来与采绿洲边并不熟悉,完全就是因为没事干,才来这边帮采绿洲边出头的。事实上,他与采绿洲边,也不是特别的熟。是以,看绿浅深才会在采绿洲边被挂回去之后,生出主动拉拢肇裕薪的意图。

    令看绿浅深十分无奈的是,肇裕薪对于他的拉拢,似乎并没有看在眼里。这就让看绿浅深,有些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看绿浅深愤而取消了切磋邀请,恨声说道:“这是你自己找死,就怪不得别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也要去请一个逗B回来么?”肇裕薪冷丁冒出一句,看似完全不相干的话。

    被肇裕薪这不按常理出牌的一句话,弄得有些迷惑的看绿浅深,低声喃喃重复了两遍肇裕薪的话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看绿浅深才恍然大悟一般,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有点不自在。

    原来,从肇裕薪一开始说采绿洲边是猴子的时候,就等于是在说看绿浅深是猴子请来的逗B了。只不过,当时一心想要表现得和蔼可亲一些,把肇裕薪拉进公会的看绿浅深,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罢了。

    气得哇哇大叫的看绿浅深,猛地一抡双斧,大叫着冲向了肇裕薪。一面跑,一面说道:“弄死你,我一个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新的逗B了么?”肇裕薪不禁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侧身躲过了挥舞着开山双刃斧的看绿浅深,并让小狐狸在看绿浅深脚下种了一朵红莲。

    看着被红莲烧的愈加愤怒的看绿浅深,肇裕薪用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道:“现在的人都怎么了?真当我是小白了么?一个三十五级垃圾账号都能做主的公会,想拉我进会居然还需要考试?”

    肇裕薪既像是在奚落看绿浅深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。更多的,或许像是在跟他的宠物小狐狸说话。

    小狐狸听了肇裕薪的话,呆萌地歪了歪头。随后,小狐狸似乎是凭借自己的理解,对着肇裕薪就释放了一个飞火流星技能。

    当小狐狸的技能散去之后,原本应该是肇裕薪停留的位置,却换成了看绿浅深呆在那里。顺便,看绿浅深也与飞火流星,热情的碰撞了一番。

    此刻的肇裕薪,已经来到看绿浅深身后,一枪刺中看绿浅深的左肋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疼痛的看绿浅深,猛的一回身就是一个乱舞。

    哪成想,在看绿浅深的攻击范围内,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目标。

    刚刚才偷袭得手的肇裕薪,此刻早就借着一个强制冲撞,远离了看绿浅深。

    随着双方你来我往的交换招式,看绿浅深的愤怒情绪,也逐渐平复了下来。连续交手数个回合,一下也没有碰到过肇裕薪的看绿浅深,深知在操作技巧上,自己远远比不上肇裕薪。

    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属性,看绿浅深知道,自己唯一的取胜机会,就是仗着自己防高血厚,用等级带来的优势,压迫得肇裕薪耗尽内功与轻功。到了那个时候,肇裕薪便再也发挥不出操作方面的优势了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,看绿浅深直接盘膝而坐,开始恢复自己的血量。

    如果说,肇裕薪看到自己好不容易取得的战果,正在被看绿浅深一点点蚕食恢复,能够不着急,那显然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,看绿浅深还好像故意在刺激肇裕薪一般,轻蔑地说道:“只会跑,算什么本事?你以为打我几下,让我疼一会,就算胜利了?我跟你等级差十六级,你最好还是早点放弃吧。要不然,耗也要耗死你。”

    看绿浅深这样说,或许有虚张声势为自己壮胆的嫌疑。肇裕薪也必须承认,看绿浅深说得是事实。

    肇裕薪之所以看着看绿浅深恢复自己的生命,而不抢着出手。一方面是忌惮一旦发生缠斗,自己有可能被看绿浅深的属性压制住。另一方面,自然也是因为要努力恢复这自己的轻功与内功。

    《大荒》之中的设定,非常有意思。玩家只要活动,就会消耗轻功。同样,只要玩家使用技能,也便会消耗内功。

    如果,一个玩家一边能维持高速移动,一边使用技能。那么,他的内功与轻功数值,便会快速下降。

    以肇裕薪比看绿浅深低了十六级的现有条件,就算仅仅是比拼内功与轻功,肇裕薪都有可能被对方耗到油尽灯枯。然后,再被对方高过肇裕薪至少两个档次的攻击力,几下就杀死。

    肇裕薪此刻,如要想要坚持得更久一点,便不能急功近利,要随时保持自己的内功与轻功都在一定范围之内。就算,之前拼命获得的战果,有可能在被逐渐消弭。肇裕薪也以一种强行自我催眠的态度,在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,要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看绿浅深似乎并不想给肇裕薪这个时机,或者,应该说,看绿浅深正在试图打破肇裕薪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变成缩头乌龟了?”看绿浅深大声嘲笑肇裕薪,“还说是什么大高手,还不是一样连我这个垃圾号都杀不掉?”

    如果您阅读的《非典型网游文》不是最新章节请到【笔趣阁】 http://www.biqugela.com/book/43764/ 阅读最新章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