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折锦春 > 正文 第864章 彼竖子
    桓子澄素来没有表情的脸上,现出了些许温和,语声也不复方才的冰冷,和声说道:“此事不怪你,要怪,就怪在我身上罢。”

    说罢此言,他便叹了口气,蓦地转了个话题:“陛下给我定下的回城之日,是哪一日?”

    “是八月上旬。”哑奴立时回道,“主公拿来的公文上,也标注了回京的日期。”

    他们此次往泗水巡边,来去都是有明确日子的,这日子也是中元帝亲自定的。桓子澄此时问来,让哑奴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桓子澄闻言,唇角十分难得地往上勾了半分,淡淡地道:“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哑奴沉默地看着他,显是并没听懂他的话。

    桓子澄面无表情,自隔板中取出形制古朴的陶壶与陶盏,慢慢地斟了一盏茶,说道:“自我们离开泗水后,便接二连三地遭人偷袭。一开始我们都以为这很可能是龙椅上的那位在出手试探。可是,两方面交手之后,哑叔以及鲁宗他们都说,这些人皆是山匪之流,根本不值一提。那么,哑叔请想,那暗中设局之人数次偷袭于我,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哑奴怔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他也曾想过,却总是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在最开始时,他们只以为是偶尔遇到的山贼,后来又疑心是皇城中的人动手脚,而到了最后,事实已然表明,这是另一拨人在暗中设局。

    可这设局之人手段也太低了,找了这么些软脚虾,哪里挡得住桓氏的车马?

    简直就是胡闹。

    心中是如此想着的,哑奴便也说了出来:“回主公,我觉得这设局之人就是在胡闹,所谓井底之蛙、蠢不可及,这人也把桓家瞧得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桓子澄淡声说道,唇角的弧度略有些加深,面上的神情亦像是含了些讥意:“哑叔这一回却是想岔了,依我看来,那设局之人,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取我的命,而是要……阻我的路。”

    哑奴微微一惊,问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桓子澄淡然地勾了勾唇:“哑叔且想一想,自从被偷袭之后,我们赶路的速度,是不是慢了许多?”

    哑奴便皱起了眉:“主公乃千金之体,不能有一点损伤。为安全计,我们必须要查清前路才可前行,因此这一路上的速度就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忽地顿住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面色陡然一变,失声道:“原来……竟是如此?!”

    桓子澄便冲他微一颔首道:“诚如哑叔所想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哑奴身上的气息瞬间就冷了下去,沉声道:“此计果然阴毒。以数次偷袭引得我等警惕,为安全计,我们不得不放慢行路速度,小心行事。而那人的目的也正在于此。他是希望主公赶不上回京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桓子澄一口饮尽茶水,搁下了陶盏:“逾期不归,就是抗旨,往小处说,我会被记下一次大过;往大处说,陛下完全可以治我的罪。而我若有罪,则我这个散骑,怕是也做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唇角再度动了动,面上却是一派冰寒:“由此及彼,这设局之人是谁,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哑叔身上的冷意,瞬间一凝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这个人仿佛突然就消失了,或者说是隐了形,甚或是与那车厢、与西风、与这旷野高山融在了一处,叫人根本察觉不到他这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好一会后,哑奴身上的气息才终是重新归于冰冷,抱起双臂,淡淡淡吐出了两个字:“竖子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的面上布满了轻蔑与鄙夷。

    桓子澄转首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窗外是北地荒凉的景物,嶙峋的山崖直插云霄,巨石临壁而生,有若怪兽。

    比起这危险而阴森的连绵大山,桓子澄觉得,他身边的所谓亲人,或者说,是这世上的人心与算计,才最为险恶。

    桓子瑜,他异母的亲弟弟,果然颇有智计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,皆如是。

    “礼物呢?都备齐了?”桓子澄忽然就开了口,语声仍旧是平素的冰冷。

    这话题与之前差之千里,哑奴被问得愣了愣,好一会儿后方叉手道:“回郎君,全都准备好了,按着各房头儿挑的,不会有错,郎君但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话,他身上的气息却是渐渐地平复了下来,那张憨厚的脸上,终究浮起了真切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哑叔很欢喜么?”桓子澄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并没看哑奴,可却像是感知到了对方的情绪。

    哑奴举眸看向桓子澄,微笑道:“纵然有小人捣乱,但是郎主与郎君却是十来年后头一回在京城过重阳节。郎主……还是看中郎君的。”

    “哑叔是这样想的么?”桓子澄转眸,淡然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哑奴的神情有些犹豫,沉吟了片刻,终是叉手道:“属下没有想法,但听主公安排。”

    桓子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良久后,方轻轻一叹:“罢了,哑叔与旁人自是不同的,我不可相强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有些意兴阑珊,枯坐了一会儿后,方自嘲地摇了摇头:“我方才说得不对,哑叔勿怪。”说罢,他便探手从隔板中取出一只白瓷茶盏,慢慢地斟了一盏茶,递给了哑奴。

    哑奴坦然地接过茶盏,仰首喝尽,复又看向了桓子澄,面上流露出了疼爱的神色,温言道:“郎君……很聪明,明公如果还在世,想必会很欢喜的。”他说着已是满脸的感慨,看向桓子澄的眼神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哑奴此处所说的明公,乃是指的桓子澄的祖父——桓复诚。

    桓子澄闻言,面上微有些动容,望着窗外出了会神,方缓声说道:“我所为者,乃是天下之大事,有哑叔相助,我自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愿为主公效死。”哑奴将茶杯搁下,垂首肃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多谢哑叔了。”桓子澄语声是温和的,停了停,又问:“我叫你约的人,可约好了?”

    “约好了。”哑奴的表情郑重起来,叉手道:“我与他们约在了前方百里处的黄垭子口见面。那地方地形隐秘,不易叫人察觉。”

    如果您阅读的《折锦春》不是最新章节请到【笔趣阁】 http://www.biqugela.com/book/25414/ 阅读最新章节!